点击阅读全文

网文大咖“顾煜辰”大大的完结小说《温知闲祁砚京》,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,反转不断的剧情,以及主角顾煜辰温知闲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,详情:”温知闲轻笑了声,“什么帅哥啊,这么惦记着人家。”其他几个店员也叽叽喳喳了起来,和她说着:“有个一米八八的帅哥每周总得来店里三次,准时八点到,我们还特地看了一下,没一次迟到的。而且我们留意了一下最近几周都是固定周三周四周六过来。”这倒是引起了温知闲的好奇,让他们记这么清楚的帅哥得是什么样的...

温知闲祁砚京

温知闲祁砚京 阅读精彩章节

“什么意思你不懂吗?我不想和你结婚了。”
提到结婚两个字,她心上一紧,说话声音都颤了颤。
...《温知闲祁砚京》免费试读她化了个妆遮住左半边脸微红的痕迹,一早就去了咖啡厅。
毕业之后她就开了个挺小资情调的咖啡厅,不过她很久都没在七点半来过店里了。
因为来的比较早,所以给店里店员都带了早餐。
她失联三天后出现在咖啡厅,店员都挺惊喜的,纷纷和她问好。
“给大家带了早餐,你们分一下。”
温知闲将满满两袋早餐递了过去。
“老板,你这两天去哪了呀,给你发消息也没回。”
温知闲自我调侃道:“和男朋友分手去了。”
店员都愣了下,之前老板还说结婚要给他们带喜糖呢。
不过都没说出来,其中有个小女生朝着她嘻嘻笑道:“老板别难过,今天周三那个一米八八的帅哥可能会来咱们店里,看看帅哥延年益寿。”
温知闲轻笑了声,“什么帅哥啊,这么惦记着人家。”
其他几个店员也叽叽喳喳了起来,和她说着:“有个一米八八的帅哥每周总得来店里三次,准时八点到,我们还特地看了一下,没一次迟到的。
而且我们留意了一下最近几周都是固定周三周四周六过来。”
这倒是引起了温知闲的好奇,让他们记这么清楚的帅哥得是什么样的。
她好奇归好奇却没什么兴趣,和他们逗趣了几句也就点了杯咖啡在角落里找个座位坐下了。
她手肘撑在桌上,转头望向玻璃窗外的行人,倏地看到了一个面熟的男人,微微一愣。
店员将她的咖啡摆在桌上,同样看向窗外,有些激动:“老板你看,你快看,就是他,帅吧,每次看到他都觉得是视觉享受。”
是他。
那天在小区楼下给她送钥匙的那个男人。
“等会我请他一杯咖啡。”
那天他只说了一句萍水相逢,既然又遇见了那就是缘分。
店员一脸坏笑的弯下腰在温知闲耳边说了句“老板,你好会啊~”,说完抱着盘子乐呵着跑路了。
温知闲无奈低笑,见他从门外进来了,立即起身跟在了他身后,在他点完单后打开付款码,她先一步将付款码对上收款机,支付成功。
店员一看是自家老板,憋着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道了句:“您稍等。”
男人拿着手机的手一顿,侧目看向自己身旁站着的女人。
是她。
他不自禁的将目光落在她的左半边脸颊上。
“又见面了,谢谢你那天给我送钥匙。”
她浅浅一笑,坐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。
她当时起码在家门口待了得有十五分钟,这十五分钟或许他一直在楼下等着自己,她很感谢他,在自己心情极差的情况下,让她感受到了陌生人的善意。
他的目光一直追随到温知闲落座为止,耳边传来店员的声音:“先生,您的咖啡请拿好。”
男人接过咖啡,走到温知闲桌边,还没说话就听她先道:“可别说什么还我钱。”
他扬了扬唇,“谢谢你的咖啡。”
温知闲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这人也没一味地态度强硬,倒也不是那么无趣。
她转过头时摸了摸自己左边的耳朵,听别人说话声音有些闷,偶尔还会有嗡嗡声。
她揉捏了几下耳朵,最后决定去医院检查一番,让自己安心。
一系列的检查下来,没有损伤到听力,就是有点轻微耳鸣,拿了点药过段时间就能好。
从医院出来,拿着病历单看了好几遍,现在她真的想去扇顾煜辰,但暂时一点都不想看见他。
她向来记仇,被顾煜辰扇了一耳光这件事情她会记一辈子。
温知闲回到咖啡厅,下午人多忙碌了一整个下午。
咖啡厅九点关门,最后十分钟的时候她瞧着也没什么人了,就让上晚班的店员提前下班了,她准备关灯锁门。
就在她整理杯具的时候,门口进来了一个人,她低着头忙着手里的东西没看来人,“抱歉,我们店要关门了。”
那人没出声,温知闲这才抬头,全身僵了一下。
顾煜辰。
他手里握了个蓝色的小方盒,是她让宋楷瑞带回去给他的那个。
顾煜辰面色冷冽,死死的盯着她看。
温知闲故作平静,缓缓将手里的杯子放进橱窗里。
“温知闲,你这什么意思?”他将小方盒直接拍在了吧台上,“把戒指还我什么意思?”她听到顾煜辰的声音,思绪又被拉到那天,他前任的一个杯子都比她重要,因为一个杯子他生气打了她耳光。
“什么意思你不懂吗?我不想和你结婚了。”
提到结婚两个字,她心上一紧,说话声音都颤了颤。
顾煜辰脸上起了怒色:“因为这点事情,你和我闹?温知闲你什么时候这么无理取闹了?”不知道他是原形毕露了还是被气得说了胡话,可偏偏现在的温知闲完全进不去这样的话语,更不会深层次的去理解他的话。
“这点事情?这是小事吗?你打我,这是小事?那我问你什么是大事?”她越说越控制不住情绪,她觉得自己要疯了,自己对他的喜欢一文不值,到头来还被他说都是小事。
“你的那个破杯子比我重要,它碎了就是大事,你是不是还要杀了我给你那个破杯子陪葬啊?”看着顾煜辰脸色沉的能滴水,她嗤笑了声,将桌上的那个蓝色小方盒用力丢出了门外,盯着顾煜辰,手指指向门口:“滚,给我滚出去!”门口那刚要进门的男人脚步一顿竟真停在了门口。
从未被说过滚的他,一时间真被气上头了,咬着牙冷嗤:“我大老远跑来看你伤的怎么样了,我他妈就是犯贱。”
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厅,将门口的那个蓝色小方盒捡起丢进了垃圾桶里。
还站在门口的男人又亲眼目睹了关于她的事情,上一次见她还是她左半边脸肿的时候,这次又是和男朋友吵架,嗯……或许这算是前任了?他走了进来,“请问还有……”咖啡吗?话没说完,看见面前的女人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眼泪,虽说没发出什么太大的声音,但他还是住了嘴。
他刚想着说些什么,突然温知闲眼神坚定了起来,抽了几张纸擦了擦眼泪,微笑着问他:“要喝点什么?”

小说《温知闲祁砚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