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以苏绵沈崇文为主角的现代言情《裴延苏绵》,是由网文大神“苏绵”所著的,文章内容一波三折,十分虐心,小说无错版梗概:既然长姐胸有成竹,想来应当不惧官府才是,”苏绵抬眸,看向院门讥笑出声:“算着时辰,想来官差应当到山下了。怎么会有官差!明明.......明明盯了我一整晚是不是。”拂下腕上颤抖的手,苏绵隔着人群看向面色铁青的沈崇文:“父亲莫怪,我只想为自己求个公道。”沉闷马蹄声在山涧格外清晰,沈崇文陡然意识到自己小看...

裴延苏绵

裴延苏绵 精彩章节试读

沈崇文陡然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这位自小养在别庄的女儿,公道.......又是公道...........《苏绵裴延全文阅读》免费试读说罢,苏绵拂袖往门外走去,背影绝然。
“苏绵!”沈崇文厉声呵斥,见苏绵脚步依旧不停,他咬牙道:“来人!二小姐受伤不宜见风,请她先上马车休息!”苏绵被膀大腰圆的仆妇团团围住,叹息声从身后响起。
“二妹妹莫要同父亲置气,父亲为的都是沈家,你也是沈家人应当理解父亲的苦心才是。”
她循声回头,沈毓婉莲步轻移,站在她面前笑得温婉,压低声音道:“二妹妹好算计,可父亲知道真相又能怎样?终究还是意外。
既然长姐胸有成竹,想来应当不惧官府才是,”苏绵抬眸,看向院门讥笑出声:“算着时辰,想来官差应当到山下了。
怎么会有官差!明明.......明明盯了我一整晚是不是。”
拂下腕上颤抖的手,苏绵隔着人群看向面色铁青的沈崇文:“父亲莫怪,我只想为自己求个公道。”
沉闷马蹄声在山涧格外清晰,沈崇文陡然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这位自小养在别庄的女儿,公道.......又是公道........“苏绵,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屏退下人,他背手站立:“如今选妃在即,沈家唯一能入东宫的只有婉婉。
若是你执意要毁掉沈家前程,别怪为父用些手段。”
呵!手段?是准备杀了她吗?还真是慈父啊!掠过沈崇文捏紧刀的指骨,苏绵淡定坐回圈椅,抚平袖上褶皱唇角半勾:“父亲还是坐下的好,若我有个三长两短,府尹大人案上恐会多出一份血书。
我怎么会舍得毁掉沈家呢,只不过心头郁气难平罢了。
若长姐和父亲能同意我的条件,纵火一事自然迎刃而解。”
良驹嘶鸣声在庄外停下,沈崇文隐隐焦躁:“说!第一,我要沈毓婉跪下给我磕头道歉!且签字画押承认纵火害我一事!第二,我要沈家在南山脚下的田庄,城南三间药铺和城东两间粮铺,以及五千两银票。
第三,我要父亲手令,允我在沈府自由行事。
绝无可能!”沈毓婉狠狠将手边茶盏摔在地上:“让本姑娘下跪!苏绵你做梦!那长姐去顺天府衙走一圈便是。
不过你前脚进去,想必后脚御史弹劾父亲的折子便会呈到御前。”
苏绵轻掀眼帘,嘲讽道:“长姐身为沈家人应当识大局才是,不过是为自己做下的错事下跪认错而已,同父亲的前程相比,又能算得了什么呐~婉婉,这事确实是你做错了。”
沈崇文放在膝上的双拳紧握,将此事一锤定音:“给阿月道歉。
父亲!”给苏绵下跪磕头认错!一想到这个画面,沈毓婉只觉两眼发黑,脑袋里嗡嗡作响。
她屈辱得红着眼还待挣扎,触及沈崇文眼底冷意霎时间血液凝滞,“大人!捕役大人在外求见!”院外通禀声仿若催命符,沈崇文面色隐有狰狞,厉呵:“跪!噗通.......”双膝跪地瞬间,沈毓婉一瞬间失去生气,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喉间血腥气泛滥。
苏绵!!!“嘭!”额头触地声在寂静院中格外清晰,“求二妹妹原谅长姐,纵火是长姐听信谗言做出的糊涂之举,嘭!求二妹妹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长姐这一次!嘭!求二妹妹原谅!”最后一个头磕完,沈毓婉双目红肿,瘫在地上浑身颤抖:“如今你可满意了!!!尚可。”
苏绵颔首,端坐在圈椅神情冷冽,这点屈辱就觉得受不住了?她准备的大礼还在后头呐!“按手印吧。”
她拿出提前写好的供词放到沈毓婉面前:“这份供词我会寻妥善地方保存,若长姐下次再犯,别怪做妹妹的不留情面。”
等沈毓婉麻木地按过手印后,苏绵将供词卷起收进袖中,沈府是沈毓婉母女的天下,如今她势微,必须得先拿捏住把柄令沈家众人投鼠忌器,才有足够时间丰沛自身势力。
目的达到,她起身,笑吟吟冲沈崇文行礼:“多谢父亲替女儿做主,女儿这就去同捕役大人解释。”
送走衙役后沈崇文生怕多生事端,急忙带着她们起程于昨夜赶回京都。
沈府,西偏院。
屋群简陋,狭小庭院只有几株青竹点缀,晨光照耀下,附着在竹叶上的露珠晶莹。
苏绵坐在廊下,身畔跪坐着凝香。
“姑娘下次可不能独自上山了!”凝香托着苏绵手心,替她包扎擦伤心疼道:“幸好您及时拽住树枝,只是擦破点皮,若是从坡上摔落,非得伤了筋骨不可!嗯。”
她轻应,单手托腮腹诽,这可怨不得她,若不是给裴延送药她也不会背着所有人偷偷上山。
可裴延却不告而别让她扑了个空。
前世裴延对她太温柔,温柔到她都忘了那人本就是冷面摄政王!心尖涩然,她分不清是失落还是什么。
走神间,正院伺候的青衣婆子被带到苏绵面前,“二姑娘,东宫来人,夫人请您过去。”
东宫?!苏绵眉头紧锁,前世她虽独自留在别庄养伤,但也知晓没有东宫来人这一出!如今朱轩禹却派人来,究竟所谓何事?短短一瞬,她心绪转了几个弯,“嬷嬷稍等,我整理下仪容。”

小说《裴延苏绵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