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沈聆妤顾怀宴

火爆新书《沈聆妤顾怀宴》逻辑发展顺畅,作者是“顾怀宴”,主角性格讨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​回了房,春华担心得不得了:“郡主,您方才是怎么想的呀?这要是太子殿下没有维护您,今日这事儿就要坐实了!”方才门一开,沈聆妤那样子任谁瞧不出差错来?她拍拍胸脯:“幸好幸好,太子殿下对郡主您当真是用情至深,往后您可不要做这种傻事了,那大靖质子招惹来,可是沾的一身腥呢。”沈聆妤看着铜镜:“春华,你觉得质子...

免费试读

她看了萧蘅一眼,继续道:“还是说妹妹如此笃定,是要逼我嫁给顾怀宴?”谁得了沈聆妤,谁就得了大境最大武将的支持。
...《沈聆妤顾怀宴》免费试读她看了萧蘅一眼,继续道:“还是说妹妹如此笃定,是要逼我嫁给顾怀宴?”谁得了沈聆妤,谁就得了大境最大武将的支持。
“娇娇!”萧蘅果然勃然怒斥。
程娇娇嘴一瘪,吃了个哑巴亏,还挨了一巴掌,人都要气疯了:“我……我不是……好了。”
萧蘅看了程娇娇一眼,眼带警告:“京妤去换衣裳吧,宾客还等着呢。”
他一出声,程娇娇便乖乖立在一旁。
沈聆妤当没看到,她是要换衣服,却不是要去宴宾客。
回了房,春华担心得不得了:“郡主,您方才是怎么想的呀?这要是太子殿下没有维护您,今日这事儿就要坐实了!”方才门一开,沈聆妤那样子任谁瞧不出差错来?她拍拍胸脯:“幸好幸好,太子殿下对郡主您当真是用情至深,往后您可不要做这种傻事了,那大靖质子招惹来,可是沾的一身腥呢。”
沈聆妤看着铜镜:“春华,你觉得质子人怎么样?先不说他人怎么样,”春华皱着眉:“他一定恨死郡主你,来燕京一年,您不是下毒就是放狗,让人家洋相大出,光池塘他就掉下去三回!”沈聆妤叹了口气。

看来她要让顾怀宴信她,还真是千难万难。
“不过都没关系,咱们又不靠他。”
春华贴心地给她重新上了胭脂:“太子殿下才是您未来的夫婿,我瞧着他对郡主喜爱得紧呢。”
她这个小侍女,简单纯粹,如同她前世一般被萧蘅蒙骗,以为萧蘅偏爱她。
也是在她受难的时候,义无反顾的保护自己,甚至丢掉自己的性命。
沈聆妤闭了眼,春华对萧蘅的坏一无所知。
殊不知他只是看上了沈聆妤的嫡女身份,娶了她,就能得到她爹长宁侯的势力。
“我估计侯爷与世子这次回来后,就该给你们定亲了,毕竟您也及笄了。”
沈聆妤想起这茬了,掐时间算,她父兄出征,半月后就该回京。
皇后为了萧蘅坐稳太子之位,已经对她提过几次成婚的事。
只是她爹还没点头。
现在想来,她爹从前便有顾虑,要不是她一意孤行……春华还沉浸在自己的憧憬中:“到时候您就是东宫太子妃,举案齐眉,定然是燕京的佳话....”在春华看来,太子对她家郡主,根本无法挑剔。
以往郡主要什他就给什么,就差上天摘月亮。
沈聆妤打断她,牵起她的手:“走,陪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她说是透气,可是却犹如有目的一般,直接往侯府的观景湖去了。
她永远记得前世程娇娇向她炫耀的嘴脸,炫耀她们在后山苟合!“我与殿下早在你及笄那日,你在前头宴宾客,他与我在后山琴瑟和鸣,怎么样,刺不刺激?”每每想起,恶心至极。
她带春华来,也不过是想坐实这事。
只有拿了萧蘅的把柄,往后才好利用。
春华隐约奇怪:“郡主,宾客都在宴厅里等着,大冬日的,咱们来湖边,多冷啊。”
正是因为大冬日的没人来,所以有的人才会来。
沈聆妤眼露嘲讽,目光定在一道假山盆景后。
那儿隐约有些声响传过来,春华听出是什么双脸一红。
那是一男一女的喘息,还伴随着其它暧昧的响动。
不用说也知道是在干什么。
春华急忙拉住沈聆妤要走:“也不知道是谁,光天化日也太....郡主,咱们快些走吧。”
沈聆妤站着不走。
这时那沉浸中女人抑制不住出了声:“殿下,殿下——”春华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目:“是二姑娘?!”程娇娇平日里看起来温柔识大体的,竟然在此跟男人...私通?程娇娇继续在娇/喘:“殿下,您究竟什么时候给娇娇名分,我们这样不明不白的,若是叫人知道,定然会笑话我的。
别急,母后已经请父皇赐婚本宫与那蠢货了,等迎了她过门,我就将你要过来。”
一听男人的声音,春华那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像铜陵。
程娇娇委屈地撒娇:“可今日,她都与顾怀宴那样了,您还维护她。
谁叫她是嫡女,连你爹都要依靠她母亲娘家的势力,本宫自然是要以利为重,不过她向来蠢笨,居然连勾引顾怀宴都想的出来。”
亲耳听到这些,每多一句,沈聆妤就对从前自己的错付多一丝悔恨。
“是啊,姐姐真是糊涂,就算那质子长得好看,可有什么用,他哪有殿下这样的身份。”
萧蘅似乎是掐了程娇娇的腰,惹得她惊/喘一声,两人又嬉笑起来。
沈聆妤扯了扯嘴角,两年多的幽禁,她早就看清了萧蘅。
但没想到,萧蘅比想象中的更加无耻!既然这样……沈聆妤轻笑一声,看着满脸愤怒的春华,轻声开口:“春华,给你看个热闹。”
她知道,事情就算闹大了,程娇娇也会成为萧蘅的妾室。
但来都来了,不闹一闹,让她如何甘心!“怎么...”春华话还未说完,被沈聆妤拉到了廊柱后。
沈聆妤捏了嗓子,提声高喝:“谁青天白日在假山里宣淫!”话音一落,假山后的动静变得死寂。
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。
下人听见动静极快赶来:“谁?谁在哪里?”萧蘅与程娇娇相连的身子瞬间分开。
程娇娇一脸娇媚的情态:“殿下,怎么办?”其实她是想被发现的,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嫁给萧蘅,不用屈居沈聆妤之下了。
而萧蘅显然不是这么想。
若是被发现了,沈聆妤那里根本没法交代!外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。
程府管家都被惊动来了:“出来!大白日的,竟敢在侯府放肆!”还有些客人也在往这来,想看个热闹。
“谁啊,今日侯府这热闹可真多。”
萧蘅的衣衫只有腰腹处乱了,匆忙整理好,脑门上冒了一堆汗。
他将程娇娇摁在假山里,抬脚就要出去。
“殿下!”程娇娇衣不蔽体,肩头上还有几个萧蘅咬出来的痕迹。
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她做过什么。
而萧蘅竟然有将她丢在这不管的意思。
“嘘,被发现了不好,你先在此,只有你一人,他们不会知道发生什么了。”
说完,萧蘅就钻入了假山外的花草中。
萧蘅前脚刚走,管家后脚便到了。
看见的便是程娇娇堪堪整理好衣服的模样。
她面带酡红,衣衫凌乱,一副被人轻薄的模样。
没了办法,程娇娇只能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哭起来:“管家,方才有个登徒子.....谁?谁敢在侯府对二姑娘放肆?!我没看清,”程娇娇哭的梨花带雨:“幸好方才高喝的人,救了我!”她哭的凄惨,叫人勉强信服。
也有人发出疑问:“大白天的,二姑娘看不清?这个样子,不会是叫人得手了吧?”管家忙叫人去搜寻侯府,找方才那个人。
而萧蘅回了席位,狠狠灌了一杯酒,目露凶光:“去找,方才大声撞破的人是谁!找出来,直接杀掉。”
春华遗憾地叹气:“可惜啊,管家还是去晚了一步。”
沈聆妤倒是没什么情绪。
她知道那地方逃跑容易。
而且她不急着戳穿萧蘅。
两个月后,程娇娇会有一次意外怀孕。
前世她不知,盘问许久程娇娇也不肯说。
她只以为是跟哪个贵公子的。
现在知道她跟萧蘅,那当然要用起来。
有了现在的铺垫,往后萧蘅会摔得更惨。
“可是,郡主你就咽得下这口气么?这侯爷马上回来,你跟太子的婚事怎么办?”沈聆妤轻声道:“我要嫁给顾怀宴。”
什么?!春华不仅吃惊,还惊恐:“先不说他是个质子,生死不在他手里,哪天没准就死了,就说过往你对他做的那些,您觉得他会答应娶你吗?”沈聆妤自然知道不容易。
“还有啊,他不是有个未婚妻吗?陪他从大靖不远千里过来的女大夫。”
春华总觉得今日的郡主有些不一样。
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。
可是连嫁给顾怀宴这种话都说,总觉得郡主是没睡醒。
经春华提醒沈聆妤才想起。
从前顾怀宴还有个青梅,陪在他身边诊病的。
不过那青梅没等他继承大统就死了。
但是越遗憾,肯定越刻骨铭心。
“郡主,”春华戳了她的手臂:“那儿,未婚妻来了。”
前头一道素色身影款款而至,身量颇高,发饰简单。
从表情看,这位唐未央姑娘脸色不大好看,匆匆而来,像是来寻仇的。

小说《沈聆妤顾怀宴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