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过兵

李平安尤利娅是现代言情《过兵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,“李平安”是该书原创作者,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李平安放下烟头,保持着平静。场面很麻烦,进一步,可能就得动手。作为好斗的民族,俄罗斯可不吝啬打架。退一步?那不可能,自己只会更加被动...

过兵 阅读最新章节

主人公是那一晚,过兵,闭上,书名叫《毛妹逼婚》,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...《毛妹逼婚》免费试读塔莎收起笑容,提着格洛克走上前两步,咔,拉动了枪栓,手指一拨,手里的弹匣在掌心转了一圈,查看子弹,再次装上。
意思很明显,要动手,试试看。
子弹管够。
果然不讲理,一言不合要打人。
李平安放下烟头,保持着平静。
场面很麻烦,进一步,可能就得动手。
作为好斗的民族,俄罗斯可不吝啬打架。
退一步?那不可能,自己只会更加被动。
既然是阿西莫夫的手下,肯定会一直找自己的麻烦。
看见对方不说话,阿廖沙开心的拿过一瓶酒,用牙咬开瓶盖。
“你是想找麻烦?看清自己的能力吧小子,这里只有我欺负你的份。”
这话真没错,自己就是个小喽啰,塔莎也不可能一直保护他。
“我是来报道的。”
“见过了,滚!”阿廖沙挥挥手,像赶苍蝇一样。
“没有适合我的工作吗?”这才是重点,李平安要升级,就得做出成绩,工作是必须的。
“小子,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菜鸟,我没有适合你的工作,听好,给我滚蛋,懂吗?”阿廖沙用手拍了一下青年的胸口。
“阿廖沙,这可是彼得罗夫的安排。”
塔莎的声音有些低沉,对方是在故意为难。
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。
这对于黑手套来说,是非常难受的,他们的收入,来自于不同工作的奖励,可没有太多的底薪。
说白了,干多少挣多少,干的好吃的饱,这不是为难人吗?“没有就是没有,这里我是头目。”
呵呵!李平安看出对方的意图,“那好,再见。”
说完转身就走,走的还很干脆。
反正他不靠这份工作吃饭。
“站住!”阿廖沙急了,自己可是老大,没大没小的。
李平安背对着这群混混挥挥手,显得异常随意。
塔莎的目光有点疑惑,眼中却带着一丝亮光,这小子知道对方不敢动他,因为有自己在,狡猾的家伙。
这样的举动,反而给其他成员一种信号,李平安并不惧怕阿廖沙。
给其他喽啰李平安高人一等的错觉。
挺机灵。
他在弱势立威。
如果他是出身在黑手套,真难想象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?胆子太大了!“小子,你没听到我说话吗?”李平安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看着两人离开。
阿廖沙眼中的怒火越来越重。
周围手下的目光一个个变的游离,他知道,这些家伙都在猜测李平安的来历。
“刀疤。”
“老大。”
阿廖沙点上一根烟,“给我打断他一条腿。”
“老大,他可是彼得罗夫。”
“闭嘴,如果他很重要,彼得罗夫为什么不安排好的位置给他。”
“您是说。”
“因为他没那么重要,去,带着人,给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一点教训,让他明白,这里谁说了算。
医药费我出。”
“是的老大!”走出健身房。
塔莎摇摇头,“你做的很好,但是要当心阿西莫夫针对你,那么阿廖沙不会轻易算了,以后不仅没工作,做不出成绩,甚至会随时激怒他,我可不会一直保护你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没有工作,没有业绩,彼得罗夫到时候就有借口杀你。”
塔莎提醒着对方。
“我都知道。”
“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,也不知道怎么帮你。”
李平安挥挥手,打断对方。
“你知道全世界最有韧性的人是什么人吗?”塔莎下意识的想想,“残疾人。”
“不,中国人。
我们从不对困难说受不了!天不怜惜,何必看天。”
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“走着瞧!”塔莎刚要上前,看了一眼手机,“我有事,晚上去找你。
你自己当心,最好先回家躲着。”
“知道了!”看着对方开车离开,李平安打算熟悉一下周围。
毕竟这里是自己以后工作的地方。
顺着街道走着。
却不知道,健身房内四个大汉,拿着家伙已经出门。
刺啦。
一辆别克停在路边,车窗摇下。
“嗨,李!”嗯?李平安停下脚步,诧异的转过头。
一群不认识的人。
车里人脸上的表情更诡异。
中国人?草,这就是我们的新同事?真是翻天了,谁这么牛逼给他安排的。
居然真的是外国人?想到这里,几名便衣都明白了警长的话,硬关系,这得比花岗石还硬。
“你们是?”“我们是第三分局的警员。”
警察?李平安眼神很飘,不是吧,我才刚入行你们就要找我的麻烦?“有什么事吗?”紧张瞬间消失不见,青年恢复了镇定。
“这是你的证件。”
副驾驶的便衣递给李平安一个小本本。
拿着本本翻开一看。
李平安想问一句是不是搞错了,自己是警察?我了个大曹。
老天睡糊涂了吧?自己可是黑手套,怎么就变成警察了?忽然想起了早上楼下的黄色头发。
如果自己在战场上遇到她该怎么办?答案很明显,死也要活捉。
没错,尤利娅,美的没有瑕疵的女人。
她这么厉害?李平安可不是小白,把一个外国人变成本国警察,还不用半天时间,这是通天之能,难怪塔莎让他别搞事,那些女人,可以轻易要他的小命。
“是尤利娅少校交代的?”听到李平安这么说。
几名便衣露出果然的神色,尤利娅身份多特殊,整个彼得堡警署都知道,谁都不敢惹她,总局的局长都得被她拍桌子立正站好。
“是的,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,请多关照。”
这是真心话。
“太客气了。”
“应该的,晚上我请客,一起喝酒吧。”
“行!”和俄罗斯人拉近距离的方法就一个,灌醉他。
李平安自然不陌生。
正说着,远处的街道边走来四个大汉。
有的提着甩棍,有的给自己套上金属指虎。
周围的路人下意识的退开几步,这群纹身大汉怒气冲冲,谁都不想惹他们。
“李,你想躲去哪里?逃跑可是没用的。”
刀疤戴着指虎一脸狞笑,用力捏着拳头,显得很兴奋。
车里的便衣一个个扭过头诡异的看着他们。
这是要干嘛?不知道他是警察吗?“我为什么要跑?”自己现在可是便衣。
“不跑?哈哈,他还挺勇敢。”
刀疤哈哈大笑,带着小弟气势汹汹的走过来。
一边摸着下巴,一边舔着嘴巴。
车里的便衣集体张着嘴。
被这群二傻子逗乐了。
“等下我要把你的菊-----花打爆,让你自己把手塞进去。”
刀疤恶狠狠的说着。
李平安忽然笑了。
车里的便衣也笑了,他们说话还挺幽默。
“混蛋,他居然还笑的出来,小伙子们给我按住他,让我来。”
说完刀疤带着人,加快步伐,“我会很温柔的,让你知道这里该听谁的。”
四人走到跟前。
刷!边上的车里伸出几根枪管。
刀疤一扭头。
妈的我曹。
车里四个便衣端着折叠AK74M对着他们。
刚来到李平安面前,四个大汉啥也不说了,直接就跪下!丢下家伙双手交叉十指紧扣抱着头!看来业务都很熟。
态度也非常诚恳,动作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,根本看不出来是准备找麻烦的,更像是来拜年的。
“对不起!”李平安用小本本抬起刀疤的下巴。
“请再说一次。”
“对不起!”“你期待我怎么做?”李平安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的苦瓜脸。
刀疤想哭,对方手里拿着的本本他认识,警官证。
这个王八蛋是警察?还有天理吗?意图袭击?这个罪名大了,边上的家伙们可以把他当场击毙。
全球任何一个国家,这都是找死的行为。
“请您原谅我!”李平安笑了,眯着眼睛,用小本本拍拍对方,“记住了。”
“是的!请说这里谁说了算?”“当然是您!”

小说《过兵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