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最具潜力佳作《贺靳言岑宓》,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!主人公的名字为岑宓贺靳言,也是实力作者“岑宓”精心编写完成的,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:她为照顾他而放弃她挚爱的工作,为给他生个孩子而每天坚持喝那些苦若黄连的中药。她爱他到了丧失自我尊严的地步,被帝都人戏谑为舔狗夫人。那么爱他的岑宓,现在却用弃若敝履的口吻将他转让给别人。“我烧已经退了,我现在脑子很清醒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...

贺靳言岑宓

免费试读

岑宓望着秦馨,很爽快道:“既然你想要,你拿走便是。”
活脱脱他是一件放在展览架的商品,谁喜欢谁都可以买走似的。
...《岑宓贺靳言》免费试读岑宓望着秦馨,很爽快道:“既然你想要,你拿走便是。”
活脱脱他是一件放在展览架的商品,谁喜欢谁都可以买走似的。
秦馨高兴得一把抱着贺靳言。
可她的惊喜来得快去的更快。
因为她发现怀里的贺靳言身体僵硬,仿佛石雕。
她不解的望着贺靳言,却看到贺靳言呆呆的望着岑宓,那眼神尤其可怕。
“岑宓,我看你定是烧糊涂了。
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以前的岑宓,爱他爱到令他窒息的地步。
她为照顾他而放弃她挚爱的工作,为给他生个孩子而每天坚持喝那些苦若黄连的中药。
她爱他到了丧失自我尊严的地步,被帝都人戏谑为舔狗夫人。
那么爱他的岑宓,现在却用弃若敝履的口吻将他转让给别人。
“我烧已经退了,我现在脑子很清醒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岑宓悠悠道。
贺靳言半信半疑的睨着她:“不后悔?”岑宓瞥了眼贺靳言手指上和秦馨一模一样的情侣对戒,唇角微勾:“季——先生,你左手上戴着的情侣对戒跟秦馨的是同一款。
你爱的人既然是秦馨,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要你?我对另一半的要求虽然不高,可是忠诚却是首位的底线。
我会找一个始终如一的爱我的好男人,踏踏实实过日子的。
像你这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男人,传说中的渣男,我丢了有何可惜?你——等我伤好了,我就跟你离婚。”
贺靳言低头望着他的戒指,眼底闪过一抹心虚。
“你误会了。
我跟你姐姐只是不小心买到相同款式的戒指罢了。
这并非情侣对戒。”
说完,他把那戒指脱下来揣进衣兜里。
秦馨震颤的望着贺靳言,眼底泪水莹润。
似受了巨大刺激,哭着跑出去了。
贺靳言望着秦馨的背影,俊脸沉如铁,双拳握得紧紧的。
最好丢下一句:“岑宓,你现在身体不好,若是我这时候抛弃你,很不厚道。
等你身体调理好了,你若还要坚持离婚,我成全你。”
说完就神色仓皇的追了出去。
岑宓望着输液瓶,没有再逞强。
她如今身体虚弱,逞强也没有用。
待她出院后,她是不论如何也要和这个男人离婚的。
她才不要三心二意的男人呢。
次日,岑宓半梦半醒时就听到护士们在窃窃私语。
“隔壁病房的那位,昨晚闹着要跳楼。
太子爷在天台上陪她一晚上,好话歹话说尽了,才把她哄下来。
真不知道太子爷怎么想的,一个身体有病的女人,压根就不是良配。
太子爷却把她视作珍宝。
为了帮她换肾,还处心积虑帮她找回妹妹。
如今成功换了肾,她却不珍惜太子爷煞费苦心给她求来的新生。
依我说,太子爷这是眼瞎心盲,自作自受。
真正最可怜人,是——躺在床上这位。
被那两纯爱战士榨干价值,如今姐姐得到她想要的东西,就过河拆桥,还要抢走妹妹的男人。
这傻瓜很快就会一无所有,还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。”
岑宓的脚趾头蜷缩着,死死的抠着床板。
眼圈里的红血丝,却像染了鲜血。
护士给她挂上输液瓶,就离开了。
岑宓迷迷糊糊的睡到晌午。
她是被饿醒的,早餐没有吃的她,这会是前胸贴后背。
她拿起手机,给自己点了份外卖:小鸡炖蘑菇,燕窝配鲍鱼,清粥馒头……她觉得自己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。
点完外卖,贺靳言却破天荒的来了。
他的眼睛有些红,眼神夹杂着岑宓看不懂的——内疚。
“岑宓,我送你出国吧。”
岑宓惊愕不已。
“你的存在,实在是太影响你姐姐的心情。
她身体不好,必须保持好心情。
所以,你出国去避一段时间,等她身体稳定下来,我就接你回来,好不好?”岑宓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,耳朵边响起护士说的话……她忽然发狠的把床头桌上的雾化机扔出去,砸到贺靳言之前他巧妙的避开了。
“贺靳言,你这种既要且要的男人,实在令人恶心。
你喜欢秦馨,你就跟我离婚,去跟她过啊。”
贺靳言望着失控发疯般的岑宓,他没有生气。
只是把雾化机捡起来,然后走到她面前把她拥入怀里。
“小妤,我知道你委屈,就这一次,等你回国以后,我保证就跟她断了关系,好好跟你过日子。”
岑宓胃里翻起一股污秽物,她恶心得想吐。
最后将贺靳言吐的全身都是,她指着贺靳言的脸气急败坏道:“你令我作呕。
你滚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贺靳言却抱得愈发更紧,他叹口气:“小妤,你吃醋了,是不是?我知道你爱我,可秦馨是你姐姐,你也不想她出事的吧?”岑宓情绪激动,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“你走……求你——我不想看到你……”贺靳言最终放下她:“岑宓,相信我,我不会抛弃你,你就当出国散个心……顶多三个月,我就接你回家。
滚。”
岑宓声嘶力竭的一声咆哮,一口污秽物夹杂着酸水喷在贺靳言脸上,贺靳言悻悻然离开。
岑宓颓靡的瘫倒在床上,仿佛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,累得她差点虚脱。
走廊外,贺靳言交待医生:“岑宓吐得厉害,这是怎么回事?”医生回他:“夫人本身就感冒了,再加上这两天夫人心情不好,可能累极肠胃器官。
有呕吐现象实属常见。
季先生最近记得三餐定时定量的要求夫人……”被医生这么一提醒,贺靳言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给岑宓买早餐了?可是现在已经是接近午餐的时候?他升起一抹愧疚,身为岑宓的老公,他好并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啊。
不过,他暗暗发誓,等秦馨过了这个坎,他以后就好好的补偿岑宓。
他加快脚步准备却给岑宓打饭,不曾想与外卖员迎面相撞。
他亲眼看到外卖员提着丰盛的食品径直进了岑宓的房间。

小说《贺靳言岑宓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