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薄庭昀楚锦眠

锦眠白瑛是现代言情《薄庭昀楚锦眠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锦眠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“你是我一手养大的,怕不怕疼,坚不坚强,我能不知道?”换个时间,这话锦眠肯定眉开眼笑,欣喜坏了。可她怀孕了,薄庭昀的孩子,只有满心惊慌,无处安放。“菲菲和黎川结婚,妈妈理解你心里委屈,但菲菲怀孕了,事已成定局。”锦眠一怔,没想到楚文菲也有了身孕...

薄庭昀楚锦眠 精彩章节试读

楚母以为她放不下旧情,不由着急,“锦眠,你是晓事轻重的,有些事心中想想无妨,毕竟谁也不是圣人,但做出来,就不一样了。”
什么做出来,什么不一样。
...《楚锦眠薄庭昀后续》免费试读“不要。”
声音破了腔,锦眠意识到反应过度,牵强一笑,“妈妈,每次体检我受罪,结果都一样,这次我不做了,好不好?不听妈妈话了?”楚母面颊贴上她额头。
“你是我一手养大的,怕不怕疼,坚不坚强,我能不知道?”换个时间,这话锦眠肯定眉开眼笑,欣喜坏了。
可她怀孕了,薄庭昀的孩子,只有满心惊慌,无处安放。
“菲菲和黎川结婚,妈妈理解你心里委屈,但菲菲怀孕了,事已成定局。”
锦眠一怔,没想到楚文菲也有了身孕。
“什么时候的事,怀孕多久了?不久,刚测出来。”
楚母握住她手,“锦眠你该向前看,世家子弟里出彩的,并不只有黎川一个,你眼光放一放,只要你看上,妈妈替你做主。”
自小在上流富贵圈里长大,锦眠清楚楚母这句的分量。
上流联姻是体统,你图我权,我图你财,再不济共享人脉。
当然,这一切建立在血脉上。
锦眠是公开宣明的假货,按常理,将来嫁个暴发户,已是挂靠楚家颜面。
楚母现在让她在世家子弟里选,是表明态度,楚家认她这个女儿。
锦眠一时百感交集,却不敢答应,“妈妈,我刚毕业,想忙两年事业。”
楚母以为她放不下旧情,不由着急,“锦眠,你是晓事轻重的,有些事心中想想无妨,毕竟谁也不是圣人,但做出来,就不一样了。”
什么做出来,什么不一样。
是怕她争抢沈黎川,楚家难堪,还是怕楚文菲伤心。
锦眠发现她笑不出来了,“妈妈,我没想。”
其实她该多阐明几句,敞开天窗说清楚,她早就放下沈黎川了。
可心中刚升起的温暖,凝聚成了铅,坠得她疼,坠的她空,天旋地转。
“那好。”
楚母好言好语地信了,“你把证件给妈妈,妈妈帮你安排体检。”
锦眠双手冰凉。
她意识到逻辑进入死胡同。
体检不再是单纯检查,成了她不捣蛋楚文菲结婚的投诚书,她答应就是她服软,不答应代表心有不甘,预谋生事。
楚母察觉她手心冷腻的汗,目光带上怀疑。
锦眠一时想不到办法,只能答应,“证件没带在身上,我明天拿给您。”
楚母离开后,锦眠愣在沙发上,很久没有说话。
不光是体检的问题,她证件还在薄庭昀手里。
那个男人,不见兔子不撒鹰。
她想拿证件,还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转天早晨,锦眠起了个大早,卡在佣人起床准备早餐的空档,从正门敲响薄庭昀的门。
王姨正巧经过,连忙阻住她,“锦眠,大公子有起床气,最厌恶人早上叨扰他,你知道的呀。”
锦眠深有体会,可没别的办法。
薄庭昀看似禁欲,其实最重欲,一旦动了念头,有的是不做到最后,就纾解的办法。
更何况她生理期本来就是假的,实在不敢两人单独相处,冒不起这个风险。
“王姨,我找他是正事。
什么正事不能早饭时说的哇。”
王姨真心实意劝她,“大公子脾气不好,你别惹他又对你发火。”
楚家上下全都清楚,楚家最想赶锦眠走的,不是楚文菲,是薄庭昀。
平日冷眼相待,一旦锦眠犯错,他声色之厉,毫不念旧情。
锦眠不认错,不罢休。
“王姨,我心里有数。”
锦眠毕业回来后,对薄庭昀避之不及,王姨实在不解她这次,“锦眠——”下一秒,双开的红木门,从内拉开。
锦眠回头。
薄庭昀穿着深黑缎面睡袍,领口严整,他气势天然带有三分凛冽,主导性的,侵占性的锋锐。
加上他身姿高大魁梧,腿长手长,配上不太好的表情,显得格外有震慑感。
“什么正事?”他在屋内听到了。
王姨心虚,“您醒了,我下去催催早餐。”
王姨抬步开溜。
锦眠大骇,“王姨等我一下,我说句话跟你一起下去。”
王姨犹豫止步,余光瞥薄庭昀,见他似笑非笑,原本阴沉的一张脸,愈发透出寒意,“大早上叫我起来,就是交代我一句话?”锦眠硬着头皮,快速开口,“妈妈要我准备体检,你把东西给我。”
薄庭昀明知故问,“什么东西?”王姨目光跟着疑惑。
锦眠用力捏紧手,她想拉王姨当保险,避免薄庭昀近距离接触。
可有好处,必定有坏处,坏在事清不能说的太明白。
倘若她点明是证件,接下来如何解释她证件会在薄庭昀手里,在一个嫌憎她的人手里。
“你知道的。
不知道。”
薄庭昀目光犀利,语气已然不耐,“牢记你的身份,不要无事生非。”
门嘭的关上,锦眠神情木然。
王姨叹口气,过来拉她下楼。
“锦眠,大公子是男人,男人跟女人不一样,在他们眼里,血缘是无解的。”
足够委婉了,锦眠道谢。
只是王姨理解的兄妹感情,跟薄庭昀警告的感情不一样。
他是威胁她,牢记禁忌关系见不得人,不要生出一丝招致暴露的举动。
事实上,锦眠已经后悔了。
她知道薄庭昀薄情寡义,对她毫无容情,却因为记忆中宠溺她的哥哥,永远留有一丝余地。
事实再次证明,薄庭昀对她只有亵玩,没有感情。
早餐时,楚文菲视线在桌头桌尾两点,来回跳跃。
薄庭昀气定神闲由她看,锦眠垂头喝粥,不理她打量。
“锦眠一大早喊哥哥要什么?”锦眠眼皮不抬,继续喝粥。
楚文菲表情顿时不好看,目光移向楚母,“妈妈,你让锦眠准备我们家体检吗?她一大早问哥哥要证件。
没有。”
楚母回应她,“妈妈昨晚只要了锦眠的证件。”
楚文菲忽然笑出声,“锦眠是不是以为妈妈安排你帮忙?”找茬生硬,段位太低。
锦眠心里乱糟糟,不耐应付她,一撩眼皮看她。
楚文菲做好迎战的准备。
锦眠又垂下眼,戳碗里的粥。
楚文菲一脸的蓄势待发,不上不下卡在那,憋涨得发红发绿。
她撂筷子,下狠招,“我冤枉你了?你不是自作多情,难道是想找理由,乘机讨好哥哥?”薄庭昀望过来,目光说不上戏谑,还是不屑。
锦眠握紧筷子。
她不想打低端局,菜逼非往脸上舞。
就算薄庭昀在,她是包子,那也是灌汤的。

小说《薄庭昀楚锦眠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